李欣频:现在谁不往北京跑
时间:2011-08-09 13:21  来源:中国台湾网


 
  李欣频,猫科狮子座A型。月亮在射手,上升在水瓶。广告文案、创意人、畅销书作家、旅行家。7年出了26本书。37岁去37个国家。仍继续高频率旅行、酗电影、创作、文案不懈。

  台湾“文案天后”李欣频:现在谁不往北京跑

  在台湾创意人集体“北漂”的同时,令李欣频感慨的是,台湾的创意时代已经过去了,新生一代的大陆创意人正在迎头赶上。

  10月10日,台湾“双十节”。

  下午五点,在北京CBD一家小餐馆,李欣频用三分钟的时间吃完了一个三明治。“这是我的午晚餐”,她身边放着一个硕大的双肩包,里面装满了课本—全是中医学教材。作为北京一所大学新注册的学生,她刚刚结束了一天的中医课程,课程紧得让她来不及吃午饭。

  她的下一站是一家私人会所,她将和老板商谈在这里开辟一所固定的“创意讲堂”。与她同行的是一家出版社的男编辑,他在等着她敲定下一本书的出书时间。同时,她书包里装着一张机票,第二天她将要飞往南京,洽谈一个书店的策划。

  李欣频来自台湾,被誉为台湾“文案天后”,广为人知的“诚品书店”文案就出自她的手。

  在北京忙得连轴转,是李欣频当下的常态。让人惊讶的不是她的“忙”,而是她忙的每一件事情都让她裂变出一个新的身份。

  作为一名在台湾成名多年的文案创意人,40岁的李欣频身兼广告创意人、畅销书作家、北大老师、在读博士生、中医进修生、职业旅行家等多个身份。“我最烦恼的是为什么世上只有一个我?”也许是因为台湾的竞争激烈,众人资讯焦虑,像李欣频这样的跨界人士并不鲜见。

  “和在台湾时相比,在北京我已经算是在休假了。”面对如此忙碌的行程,李欣频却感觉自己处于“半退休状态”——因为做的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  7年出了26本书。李欣频的下一本书是《与北大学生谈创意》(暂定),准备在大陆出版。在此之前的每一本书都是先在台湾出版,然后引进到大陆来。

  这对李欣频来说,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,这意味着她工作的重心完全转移到了大陆。在她看来,北京的创意产业“越玩越新越大”。

  “这又是多么可怕的差距!”

  自从3年前选择到北京大学攻读博士以来,李欣频一直穿梭两岸,直到现在,几乎完全以大陆为重。

  “算算看,现在还有什么创意人在台湾?”李欣频随口举出“方文山、赖声川、林怀民、蔡志忠”等一大堆名字,“这些人现在谁不往北京跑?”

  这些创意人从大陆巨大的市场规模中得到养分,丰厚的资金回报可以支持他们进行更多的活动,“像前不久大陆一个城市举办了一个‘赖声川节’,这在台湾是不可想象的!而我在大陆出版同样一本书,起印量是台湾的6到7倍,这又是多么可怕的差距!”

  在台湾创意人集体“北漂”的同时,令李欣频感慨的是,新生一代的大陆创意人正在迎头赶上。像李欣频这样,1960年代、1970年代在台湾出生的这一代人,初出社会时,正好赶上台湾经济起飞的年代,给这批文化人一个绝佳的舞台。“前面没有人,后面也没有人,没有范本,大家都饥渴地在做事,不管薪水高低。”李欣频说。

  而现在,在她看来,“台湾社会失去理想,政治纷乱,人心浮躁,八卦、娱乐占据主流,我们年轻时,余光中、白先勇是我们的偶像,是比任何别的明星都要重要的人物;现在的年轻人追逐的都是什么?这导致年青一代的创意人没有多少有建树的。说起台湾创意人,20世纪80年代、90年代出生的人,又能数出几个?”

  创意产业的未来在哪里?李欣频给出的答案令人吃惊。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陆。李欣频同时在两岸教大学生广告创意学,北京的学生用功程度要远远大于台湾。李欣频说,“在台湾躺着都可以读大学,没有多少人愿意用功,而在这边不一样。也许资讯的速度要慢一些,比如我在课堂上讲到一本国外的书,大陆还没有翻译过来,但是学生两三天后就可以从网络上扒下来翻译出来,而且两三个礼拜后,这些学生就把这个人的作品都看了,几乎可以做我的老师了。”

  “感觉台湾的一个创意时代已经过去了,现在是大陆创造奇迹的年代。”北京也许的确在创造奇迹,不过奇迹中也有所缺失。台湾的经济虽然放缓,但是和北京比,爱好阅读的民众却比北京多很多,“饭桌上这边聊的都是房地产、股票,而在台北,大家聊得多的,还是电影、演出、书;这边公司发福利都是大米、油、卫生纸,而在台北不少公司会选择将书店阅读券送给员工。”李欣频对比两岸的差异。

  李欣频身兼多重身份,不过她很清楚的是,任何一种身份拿掉了“阅读”,自己就将变得非常苍白。“创意都是阅读积累的果实,而阅读才是自己最大的资产,没有人能拿得走!”

  在北京陆续呆了两三年,出于职业的需求,她常常留意街头的广告文案,遗憾的是,几乎没有什么作品让她惊艳。她说:“单靠798是滋养不出一个创意充沛的城市!”

  “诚品汲取了太多文化人的养分”

  “9998个人打开过咖啡馆的门,8778个人参与了流行阴谋,6006个人走进了文化苦旅,5959个人知道了台湾赏树情报,1001个人使用过香水,999个人目击戴眼镜的女孩……”

  这样一段文字,谁能读懂它是什么意思?

  这是李欣频15年前为台湾诚品书店创作的企宣文案中的一篇。

  1998年,28岁的李欣频将自己7年来为诚品书店创作的文案结集成册,出版了《诚品副作用》,这几乎是华人世界第一本用纯广告文案构成的一本书。李欣频戏谑:“也许是因为我臭不要脸,这么多比我厉害的前辈都没有出书,偏偏我就出了。”

  李欣频也许没有想到,出版了这本书后,她就像被烙上了诚品的印一般,无论她怎么更改身份,走到哪里被追问最多的还是关于诚品。

  诚品不只是书店,而是个概念。

  专写中文创作的日本女作家新井一二三,曾经写过:“我曾经有一次认真考虑搬到台北,为的是一家诚品书店。我坐在东京的书房里,想象台北有家诚品书店,感觉犹如奇迹一样。”

  被《TIME》杂志评选为“亚洲最佳书店”的诚品,其21年的兴起和发展中,李欣频参与其中十多年。“文学式的文案,诚品创意超完美的诠释者。”这是诚品书店一位负责人对李欣频10多年诚品文案生涯的总结。

  解读诚品书店成功的理由有无数个角度,除了老板的苦心经营外,作为品牌的塑造者之一的李欣频认为,诚品汲取了太多文化人的养分,这成为了诚品独一无二的“影响力”的源泉所在。

  让她记忆犹新的是,一位平面设计师在创作一份“文宣品”时,要决定底色是用红色还是绿色,这位设计师失眠了三天。“要知道这张招贴画的生命周期或许只有几天,甚至更短的时间,但是我们都像是在做艺术品一样呕心沥血”。正是因为这些设计师在气氛包装上的巨大努力,在诚品,甚至有人把书店里的宣传画偷回去当收藏品。

  “如果可以做一名出色的诗人,谁会去写文案?”在《诚品副作用》的序言中,李欣频的自问自答泄露了她内心的秘密。李欣频的理想是做一位诗人,但是在诚品,她找到了这样一个空间——把文案写得像诗一样,甚至被一些文学分析家誉为创造了一种新的文体——“广告诗”。

  李欣频游走于诗歌、广告文案之间,非诗非文的文字在诚品大放异彩,无意中与诚品的风味完美契合,她这样形容诚品与它读者群的关系:

  “人们到诚品去停、看、听、嗅,以便攫住台北的知识风情,或来段惊艳式的知识邂逅。诚品被观光,被展示,成为指向未来的文化橱窗,也是文化社交即情报交换中心。它守候着新东区的大门,并形成了一个‘诚品文化生活圈’,被它吞进而后又吐出的人群,吞吐之间彷佛真的反刍出了某一种不同的风韵。”

  “岳麓书院为什么不能开到台湾去?”

  李欣频在北大教授广告创意学时,给学生布置过一道作业:“如果诚品书店来到北京,你的书店如何与之竞争?”学生交上来的作业,没有令她眼前一亮的答案。大多数是说改善书店氛围、加强与读者联系这些表层上的东西。

  一个开书店的人应该看过很多的地方,走过很多的书店,才会做出独一无二的书店。在李欣频看来,没有做好准备的,不仅仅是这些学生。

  因为和诚品独特的缘分,李欣频在大陆经常被问到诚品什么时候来这里,这让她感到很惊奇:“为什么一定期待诚品来?”

  而最让她不可思议的是去长沙做一场演讲时,当地的读者频频发问同样问题。“这么棒的书院,上千年的历史,为什么不把这个书店传承开来?岳麓书店应该开到台湾去啊。”

  身兼多重身份,与书店有关的工作是最让李欣频欣然前往的。最近,她刚刚接到了一个广告项目,这是她接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陆项目。受南京的陈逸飞第一区美术馆邀请,她准备前去参与一间书店的前期策划,这让她极为期待—她的心愿就是看到各地都开一个家有自己地方属性的书店。她说:“中国这么多拥有古老历史的城市,有几千年的读书传统在,文化的根还在,难道没有足够的养分构建自己的文化庙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