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作人都有一颗善变的心
时间:2011-08-09 13:32  来源:中国台湾网


  商业设计提供了衣食无虑的安定与成就感,艺术创作则给躲在心裡的那个爱搞怪小孩,有一个情绪的出口。多年来,吴俊美就这麽走在理性与感性的槓杆上,从容游艺。

  勤学十八般武艺

  从初中开始,吴俊美就喜欢玩手工艺、画插画。有一次,她偷踩母亲的缝纫机,一不小心踩断了缝纫机的皮绳,看着皮绳在岁月的洗礼下,表面被磨得质朴而温润,于是灵机一动将它与皮线结合做成手环。每次出门,吴俊美都带着它,朋友、同学莫不称讚好看,结果半年后,西门町的地摊上充斥着类似的商品,一时蔚为风潮!「当时我心裡真的又欣喜又骄傲,因为自己是原创者呢!」温和的吴俊美笑着说。

  吴俊美专科念的是印刷摄影,因兴趣与所学落差一万八千里,所以,成绩只求及格。她大量利用课馀馀时间学才艺,将心思投入皮凋、串珠饰品、插画、国画、素描、油画、室内设计、缝纫、服装设计、陶艺、编织…等学习,奠定了美学与创作基础。原本打算到日本研读视觉设计,却因意外在报上看到「金工凋刻」的招生广告。「哇!这是学什麽呢?听都没听过!」吴俊美在好奇下选读新兴科系,从此走入金属工艺的精采世界。

  在日本留学期间,吴俊美依旧本着海绵精神四处上课,纸人形、手工玻璃拼贴、花艺设计及缎带花製作、金凋技术等。「虽然每一种都学得不精进,但是,我熟悉每一项的手工技巧与材质,让我能够遇上任何题材都有办法变出东西来。」

  吴俊美的十八般武艺,在毕业期末考时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因为,老师出了一道考题:『请举出十种以上可以与金属结合成饰品的材料?』拿到考题后,她一口气写了三十种,日文不会写就以中文当汉字,加上创意十足的毕业展作品,来自台湾的吴俊美毕业时勇夺工艺饰品系的「最优秀赏」(第一名)。

  ”创饰纪”的辉煌轨迹

  创作的人,在内心深处似乎都潜藏着一颗善变、爱作怪与挑战现实的心。一九九七年,“世界黄金协会”以「远离非洲」为主题,举办「黄金金像奖」金饰设计比赛。为了诠释电影中,女主角凯伦(梅莉史翠普饰)在非洲肯亚垦荒种植咖啡,爱上了非洲的风土民情,进而与猎人邓尼芬(劳勃瑞福饰)谱出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曲。 吴俊美以结绳记事的原始概念,表达梅莉史翠普在非洲的人生际遇。麻绳与金子做搭配的创举,着实让赞助厂商看得「傻了眼」,因为在华人社会,只有丧家才会将麻绳穿戴在身上。不过,这种前所未有的创意,也令所有评审惊豔。

  经过岛内的初赛、亚洲区的决赛,吴俊美一路过关斩将。翌年,她与岛内另两位设计师到马来西亚领奖。「去领奖之前,我们只知可能得奖,但没人知道自己得什麽奖。没想到,台湾派出三个人却抱回五座奖盃,我和另一位知名设计师抱回最大奖–”评审团超级至尊奖”,本来只有一座,但因评审无法分胜负只好增设,那是我们第一次打败香港…。」吴俊美回忆当年,语气中仍透着欣喜。

  吴俊美刚从日本留学返台时,台湾的珠宝设计才刚起步,报纸的工作栏还没出现珠宝设计师的职缺,连学校也鲜少与金工相关的科系。当时刚好有一群设计师从各国学金工回台湾,这些走在时尚前端的设计人因此组成了”创饰纪”,争取世贸的赞助取得一小块空地做为作品之展出。「从场地规划、展场佈置、展柜设计发包、平面DM及看板设计、文宣新闻稿等,全部由创饰纪12个成员分工合作完成…。」吴俊美犹记当年,各报章杂志频频以大篇幅报导「新生代设计师群」的创作,风光一时。

  这群媒体口中的「新生代设计师群」,不时在各展览场中亮相,对吴俊美而言,个展、联展、比赛,就好像在为生活做纪录一般。她让自己在商业设计与艺术创作中,走出两条平行不悖的路,相互支持着现实与梦想。「参加设计比赛是一种自我的考验,每次看着书柜上层的几座奖牌,觉得自己曾经全力以赴的努力过,那真是一种幸福…。」吴俊美微笑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