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里窗外电影梦
时间:2011-11-16 13:26  来源:中国台湾网

  第一次让台湾的同学骑机车载我,从小学任教回来在大马路上一路狂奔,终于到了学校,为的是能听到您的演讲。在此之前,我对您的从影经历以及拍摄的作品了解的很少,唯一知道的就是,海角七号很红,可是也没有看。在您来的前一天,我独自一人在静宜的图书馆里看完了整部电影,看完后,各种感想千头万绪地涌上了心头。哭了,笑了,酸了,各种感觉编制在一起。

  非常开心坐在了离你最近的位置,非常荣幸,第一个问到了问题,非常幸运,问了您两个问题,非常幸福,我得到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明信片,上面有您写给我的两个字还有您的亲笔签名,更重要的是,那张明信片是从阿嘉的家里带来的,它是属于海角七号这个故事的发生地,这是我此次来台湾最珍贵的记忆和礼物。

  见到您,不是很高大,也不是很威武,您戴着一副红色边框的眼镜,穿着一身红色的T---shirt,两撇粗粗的眉毛,和我想象中的导演相差有些大,原本紧张的应该是我们,可是到了现场,倒是您显得有些害羞。在放《赛德克巴莱》5分钟短片的时候出现了小小的播放问题,你当时却突然却说,去他的短片,真的很抱歉,我都看不下去了,不好意思。下面我介绍的详细一点给大家听。没有想到,一个创造了台湾电影票房第二高的导演,第一高的那部是《泰坦尼克号》,却如此的谦逊,丝毫没有大导演的架子。在您身上有一种儒雅的气质,觉得您象是一位历史老师,说话娓娓道来,拍的电影也都带有时代的背景。

  看您的作品,里面多多少少都会贯穿着一个词,那就是想念,阿嘉想念的日本女孩,婆婆想念的日本男人,男人想念的台湾女人,阿伯想念的过去弹奏古琴的日子,还有队长老大想念着屏东之前没有五星级宾馆时候的大海,大家在同一片屋檐下共赏一片海洋,一片天空,第二个词是受伤,阿嘉在片头说的那句"去你妈的台北铿锵有力,从台北受伤之后又回到屏东,对着日本女孩难过地说:其实我真的并不差呀。无数的小人物的命运交织在一起,包括导演在内,大家都为了争一口气,闯出一片天地。

  在现场我问了您一个问题,你不是电影专业毕业,没有念很棒的电影学校,每天都坚持写剧本,不惜花500万拍一个5分钟的《赛德克巴莱》的短片,直到海角七号的成功后,又充拾赛德克的梦想,那么支撑导演不断努力实现梦想的动力来源于哪里?

  其实你说了很多,我当时一激动到现在已经忘了很多您说过的话了,但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,我写一个剧本就象是怀胎了10月,现在要生了,无论过程有多苦,孩子总归是要生出来的。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夭折这就是我的动力。

  导演的从影经历很坎坷,为了创造机会,在台北苦撑了两年,刚刚进入行业,又开始从基层做起,写了很多年的剧本,因为自己不是大人物而被拒绝,而如今大家都因为《海角七号》认识你的时候,你仍然在不断地造着自己的台湾电影梦,你笑着对大家半开玩笑地说,我希望等影片上映的时候,大家又给我一个新的称呼,他是赛德克巴莱的导演。

  现场有一个大传系的同学问你,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学才能成功。你当时只说了一句话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  您让我改变了很多学电影的错误想法,当一个人真正地对喜欢的事情有兴趣的话,何必去在乎其他无关紧要的事呢,过了很久很久以后,当我回想起某一天,我在垦丁的沙滩上踩着沙滩,眺望远方的小岛,在恒春的街道上寻找海角七号的家,去春浪感受音乐的热情,在静宜大学听您讲述拍影片所发生的故事时的感动,在台湾我经历了一次奇妙的电影之旅。(爱旅行的l晓玉)